07 << 2018/08 >>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0-07-26 (Mon)

【靈異驚悚】(或許吧?

【時間/地點】早晨07:00~09:00 公園

﹍﹍﹍﹍﹍﹍﹍﹍﹍﹍﹍﹍﹍﹍﹍﹍﹍﹍﹍﹍﹍﹍﹍﹍﹍﹍﹍﹍﹍﹍﹍﹍﹍﹍﹍﹍﹍



 那是發生在我國中時期的事情了。

 事實上,若不是和朋友們閒聊時脫口而出,或許連我自己都以為,我忘了這件事
情。

 明明、曾經午夜夢迴間,總還是能看見那身影的。




 猶記得不愛上課的自己,總是特別珍惜假日的來臨。
即使是艷陽高照的日子,我也會騎著腳踏車,到街上閒晃著。

 那天也是如此,還記得天氣就像現在那般晴朗無雲。
在假日時段難得早起的我,看著時間也不過八點左右而已,
我再次坐上了腳踏車,一邊踏著踏板,一邊往自己平時會騎著兜風的目的地前進。

 台北的空氣並不如鄉下那般乾淨,
這一直都是讓人感到相當不適應的地方。
唯有在馬路旁的公園樹蔭下,才能夠找回自己曾穿梭在樹林間的輕鬆感。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腦袋順勢往馬路上望了過去。

 或許是單純假日到了的關係,
也或許是因為附近就有什麼快速道路、還是橋頭之類的關係,
即使不過是早晨八點鐘左右的時間,車流也相當多而密集。

 但是,如果只是如此的話,從小學看到國中的自己,
也該早已習慣成自然的忽略那些車流量才是。
會讓自己被吸引了目光的理由……是那隻在車流間穿梭的貓。


 「為什麼那隻貓會在那邊!」

 錯愕的我停下了腳踏車,望著那隻閃過一輛又一輛車子的貓。
牠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恐嚇似的貓叫聲相當低沉、睜圓了貓眼四處看著那些車輛,
彷彿自己也非常驚恐似的對著那些向牠撲過去的車子。

 「那些車子都沒注意到嗎?」

 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明明就看見了那隻貓。
那些車子卻可以完全不減緩它們的速度,
即使那隻貓能夠閃過那幾輛車,又怎麼樣呢?
看準了上橋之前的最後一盞紅綠燈,趁著綠燈不斷閃爍著的同時,
我將腳踏車往道路樹旁一扔,飛快地想在轉換為紅燈的時候將那隻貓抱起、離開。

 
 但是就在紅綠燈順著我的期待,轉變成紅燈、而我才在路旁踏下第一步時,
一輛銀色轎車卻直直地從公園旁的巷口迅速穿了出來,拐過公園彎道後,
儘管目前是紅燈的狀態下,轎車也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車內震耳欲聾的音樂聲說明了車主根本無視於外頭的狀況。

 我就這樣看著原本因為車子變少而微微鬆懈下來的貓,
剛朝著我的方向奔跑過來的下一秒,銀色轎車狠狠將那隻貓輾了過去。
我就連貓在被撞上的那刻究竟有沒有淒厲地慘叫也都沒聽見。
腦袋裡嗡嗡作響著就像那奔馳而過的銀色轎車,徒留下令人不舒服的音樂聲響。

 銀色轎車開過後,那條馬路上已經看不到我剛才緊張著想抱住的身影,
只剩下一動也不動的小軀體倒在那裡。
小小的軀體四周,彷彿還滲流著什麼液體似的。

 我承認我膽小、我承認我害怕見血、
我承認我對那無法說明的方面有恐懼感,
就連外祖公和阿姨過世時,我也不敢正眼瞧過一眼、走近一步,
更何況是現在呢?那個我剛才看著時,正蹦跳著、活生生的貓。


 我害怕。

 我很害怕。

 我真的真的好害怕。

 正當我猶豫著自己要不要克服平時那樣膽小的個性,去看看那隻貓時,綠燈了。
或許只有老天才會曉得,綠燈的剎那間,我有多麼想大吼出心裡的聲音。

 貓還躺在那兒。即使並不真正能夠確定,生還的機會。
但是牠還在那,我深信牠肯定還沒真正嚥氣也說不一定。
但是、但是那些車子……明明就應該看見了才對。
明明就應該注意到那裡躺著一隻貓,
卻完全沒看見似的從早已倒下的小貓身上又輾了過去,然後離開。


 瞎了嗎?瞎了嗎?瞎了嗎?瞎了嗎?瞎了嗎?瞎了嗎?瞎了嗎?


 你們,真的都瞎了嗎?


 不不不不不──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如果我早點把你抱過來就沒事了。
如果我早點將你送到醫院,你肯定不會又被這樣對待。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請你原諒我、請你原諒我是這麼的膽小、請你原諒我竟然無能為力……



 我跪在路邊大哭著。真真切切的大哭著,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直到在公園運動的婆婆與大嬸們經過,七嘴八舌的詢問我、關心我。


 「啊唷?妹呀,妳怎麼在這裡哭啊?」

 「妳是迷路了喔?」

 「這是妳的腳踏車嗎?」

 「妹呀,你跌倒了喔?」


 我不斷的哭、不斷的哭,根本沒辦法停下來,面對這些婆婆和大嬸們的關懷,
我根本無法回答,只能用手指著貓身躺著的位置,希望她們可以幫幫我。


 「那是什麼?」

 「阿彌陀佛喔!是貓欸!」

 「啊唷喂呀,造孽喔!哪個猴死囝仔這麼缺德沒看路?」

 「那些車子也實在很過份,你看,就這樣輾過去又輾過來了。」

 「來來來,這裡有塑膠袋,紅燈的時候把小貓裝進去吧?」


 「妹呀,那是妳的貓喔?哭得這麼傷心啊。」

 「阿海嬸啊,紅燈了紅燈了,快去快去!」

 「阿噓嬸耶,你沒給我手套什麼的,我怎麼抱貓?」

 「對喔,不然阿咪婆呀,妳能不再多給兩個塑膠袋?」


 大嬸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邊說邊行動著,我望著那名被叫做阿海的大嬸
拎著透明塑膠袋,行動俐落的將那隻貓屍軟軟地放進塑膠袋,然後走了回來。


 看著包裹著貓屍的塑膠袋靠自己越來越近,說不害怕是騙人的。


 「妹呀,這是妳的貓吧?看妳哭成這樣。不過……節哀吧。孩子。」

 阿海大嬸將塑膠袋放到了我的面前,我感受到自己的肩上被人用力地拍了兩下。
這時候的自己,彷彿是洗三溫暖,明明剛才才覺得,這個社會的人情冷暖多麼令人
心寒,但是現在卻又感到一絲的溫暖。

 我仍然只能不斷地哭著,一邊哭著道謝、也一邊抒發著自己的心情……
為著這隻貓在那時候所碰上的遭遇、也為著這些善良的婆婆與大嬸們。

 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哭得也早已累了。望著包裹著貓屍的塑膠袋,
我發起了呆來。她們的提問,的確讓我開始認真去考慮到這些事情了。

 待湊熱鬧的、關懷的人們走得差不多了,我哭得也累了。
望著包裹著貓屍的塑膠袋,我發起呆來。

 即使是桃紅色的塑膠袋,卻不能夠完全遮掩住深紅的血跡,那斑斑
點點的痕跡說明了剛才我所見到的一切都不是夢境。

 的確曾有隻貓。

 也的確曾有那銀色轎車。

 而我也的確,差一點就能夠挽救這隻貓。

 在察覺到自己的眼眶忍不住又溼潤後,將手用力地抹了抹、擦乾。
不管是想拯救貓的那時候、想將貓屍抱回來的時候,我都已經錯過了。

 那麼至少,這次由我親手埋葬牠。

 這是打從心底說不出來的責任感。事實上,等到恢復理智以後,
我也才驚覺到自己有多麼樣地失態、而面對自己是如此認真地哭泣
也同樣地感到不可思議。

 或許是已經哭過了的關係,在埋下貓的時候,我沒有太大的情緒。
一邊抖著手,我一邊將塑膠袋輕輕地捧起,並放入土中。
捧著塑膠袋的手掌,明顯地感覺到了有些溫熱的溫度。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根本不願意知道。直到將土填平的那瞬間,我彷彿
才清醒過來。呆望著為貓咪所做的墓,我脫口而出。


 「你很乖、很棒。要好好安息,回到你該回去的地方喔。」


 牽起了腳踏車,事實上我對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有沒有吃過晚飯、還有沒有在哭過?我不知道、完全沒有任何的記憶了……




 我刻意地想去忽略這件事情。

 所以乍看之下,我的生活都還是很正常的。

 上學、玩樂、吃飯、睡覺,就這樣過了幾個禮拜,我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很多了。
至少在踏上了腳踏車,重新回到那座公園之前,我以為我真的好多了、釋懷了。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釋懷了,為什麼我會停下來呢?

 因為就在剛才,我聽見了貓叫聲。


 彷彿很久、很久沒有聽見貓的叫聲,我楞神地走下腳踏車,然後開始四處張望。
不,沒有,除了正在運動的大嬸、婆婆們,還有牽著狗溜達的狗主人以外,
並沒有看見任何一隻貓。

 
 莫非是我的錯覺?


 我一邊想著,一邊又再次坐上了腳踏車。

 『喵嗚──』

 剛騎了兩步,我又聽見了貓叫聲。這次是如此的清楚、如此的響亮。

 
 「是你嗎?」

 像那天一樣,我跳下腳踏車,將腳踏車往道路樹旁一扔,我對著
聽見貓叫聲的方向看了過去。

 經過我身旁的,是一位身穿無袖背心的大叔。他彷彿沒聽見那陣貓叫
聲,只是用著奇怪的眼神望著我,然後慢跑著經過。

 我也感到迷茫、感到疑惑,望著公園,我向前走了幾步。

 我身子一僵。

 除了呆呆地望著那天為貓咪埋下的墓,我不知道我還能夠做些什麼。

 「是你嗎?你在呼喚我。」

 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有些哀傷。


 為什麼還會留在人間呢?
 
 為什麼不能夠回到牠所該在的地方呢?

 難道,牠還有什麼眷戀……


 正當這想法從腦袋裡竄出時,又是一聲細細的貓叫聲。

 我渾身顫慄著,低下頭往自己的腳邊看去。

 那是一隻棕白色交錯的虎斑小貓。

 估計大概才兩、三個月,正是斷奶的時期。

 牠毫不怕生地在我的腳邊蹭呀蹭的,就在我蹲下身想將小貓抱
起時,小貓卻往貓咪的墓上走過去,又對著我喵叫了兩聲之後,
便趴在墓上的土望著我。

 除了茫然地望著小貓的行為,總覺得又好像能夠連接著什麼。

 莫名地,小貓給我很熟悉、很熟悉的親切感。


 「是牠的小孩嗎?」

 
 突然間地笑了出來,我望著小貓,然後脫口而出。

 小貓衝著我奔跑過來,撲進我的懷裡。在那瞬間,我的確又聽見了貓叫聲。但
是那並非是從自己的懷裡所發出來的,比起小貓細細的喵叫聲,更輕、更響亮。


 『喵嗚──』


 一邊撫摸著小貓軟軟的身軀和蓬鬆的短毛,我竟然無法克制地再次哭了出來。

 望著眼前貓咪的墓,再低頭看著懷裡的小貓,我知道這次我要做的是什麼。


 小貓、小貓啊……

 對不起,我保護不了妳的媽媽。

 但是,我會保護妳。

 保護妳,代替妳的媽媽……妳要繼續活下去喔。





 或許沒人知道我是一邊哭著打這篇文、一邊回想著的吧。不過,畢竟也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這麼想想,也讓人很懷念啊。

 後續的事情,我也就不多說了。總而言之,我將小貓帶了回家收養,雖
然也經過了一連串的家庭革命,但是幸好,小貓還是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子。

 即使家人對於養貓這種事情,知識不足、懶惰成性,不過大體上還是很
珍愛這隻貓寶貝的。

 我並沒有告訴很多人,關於這件事情。事實上直到今天,我有時候都還
會聽見那不可思議的貓叫聲。

 不過有時候我也在想,或許是多心了。因為當初的小貓,現在也已經長
大了、還長胖了不少呢。

 即使那時候生活在公園裡頭,但是現在竟然能夠在公寓裡生活得如此悠
然自得,是這小貓的個性過於率性、還是冥冥之中我與小貓就是應該要相
逢、讓我來好好彌補當初的悔恨呢?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我很高興……有小貓的陪伴,也感謝著自己的際遇。


 故事終究也到尾聲了。

 非常感謝讀者們這次的聆聽。

 也讓我重新地有了新的體悟與收穫呢。


 「好,完稿!」

 「啊喂!你這隻笨祈林!都跟你說不要亂跳到電腦了,會當機的啊啊啊啊──」



 『喵──』




﹍﹍﹍﹍﹍﹍﹍﹍﹍﹍﹍﹍﹍﹍﹍﹍﹍﹍﹍﹍﹍﹍﹍﹍﹍﹍﹍﹍﹍﹍﹍﹍﹍﹍﹍﹍﹍﹍


 總字數:四千字。

 我承認最後面是我刻意要達到四千字的整數。
 不是少就是多,讓人感到麻煩呢(掩面)

 雖然是因為鬼月祭的關係,所以難得打了篇自己事實上也很難得去思考的文,
但是說真的,這種文章如果丟去飄版,肯定會被打回票的吧?

 哪裡靈異?哪裡驚悚啊慢著XD

 一整個就很走老梗風了啊!

 
 
 事實上這篇文我打得很痛苦。

 某方面而言,車禍、死亡、屍體什麼的,我很害怕打到這種東西上頭。而且還
是有關於貓的故事……邊打這故事時,都會忍不住偷瞄一下自家小貓NINI,打到
貓咪被車撞的事情以後,就更加的難過、覺得沈重。

 事實上,這種事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的,對吧?

 但是就是因為每天發生才會讓人感到難過。

 有些肇事者其實不是故意的,我們當然也明白。只是這世界上,清楚自己闖禍
的人究竟有多少人呢?


 然後開始拖戲的部份是大嬸他們出來以後,事實上也是因為自己突然卡住了XD
我希望後面感覺還算滿順的……其實我覺得有某些東西是我想放進去的,但是卻
覺得不管怎麼放都很不順,所以想了老半天,還是放棄了。

 幸好我打完了。
 
 從早上九點就龜到現在十五點……雖然中間我超混,不過呢……可見我的痛苦
程度(胡說八道)。


 但是四千字,我好像很久沒這麼爆字了?

 也好。



 收工啦!





| …未分類 | COM(0)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